壓制比特幣,人民幣可能會成為第二個盧布

  比特幣是一個新興事物。這個世界的發展規律,就是新興事物替代舊事物。但是

  人類基于既得利益的所謂“理性思維”(實為短視思維),條件反射地對新興事物有

  抵觸情緒,最典型的例子是工人砸機器。

  當然,新興事物有很多曇花一現的,不一定都能替代舊事物。

  比特幣具有極大的優勢,但其有一個最大的不確定性或者說風險,就是某一天被

  某一個方法擊潰,瞬間清零。(這本質上是因為決策者對加密學的不了解或不信任)

  所以比特幣的未來,完全符合“比特”的特點:要么0,要么1,沒有中間值。

  如果比特幣的未來是0,那么也不需要打壓。只需要提示風險即可。

  如果比特幣的未來是1,我們得先搞明白這個“1”到底值多少。

  比特幣相對現有的政府貨幣,有如下優點:

  1 具備全部信息貨幣的優點,包括即時轉賬、0存儲成本、防偽性、賬目清晰。

  2 發行機制清晰,不存在超發;

  3 無需到銀行開戶、無需承擔銀行破產風險;

  4 超低手續費

  5 無跨行壁壘

  6 無國際壁壘。?

  如果比特幣能夠長期存在下去,可以看到如下可能性:

  1 替代歐元

  比特幣的機制特別適合歐元區。因為歐元的誕生,就是為了對抗美元的世界貨幣

  霸權,而并不是為了獲取鑄幣稅。歐元十多年的實際效果是,歐元只是一個地區貨幣

  ,歐元區國家之間交易徹底擺脫了美元,但是歐元區國家對外交易,依然沒有擺脫美

  元的世界貨幣霸權。比特幣給了歐元區國家更好的選擇,因為比特幣是新一代貨幣,

  其初始定位就是世界貨幣。德國作為歐元的中流砥柱,第一個宣布接受比特幣為合法

  ,是上述邏輯的最好印證。

  2 替代美元

  如果說比特幣是龐氏騙局的話,那美元就更是龐氏騙局。美國利用美元的世界貨

  幣地位,從全世界無償掠奪了大量財富,特別是中國自加入WTO以來,所謂3萬億美元

  外匯儲備,實際上就是給美國捐了3萬億美元的鑄幣稅。

  但是,量變導致質變。人民幣利用其天量美元儲備,已經事實上威脅了美元的世

  界貨幣的地位和世界鑄幣霸權:如果美元有價值,那么中國有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

  人民幣更有價值;如果美元沒價值,那就更應該用人民幣。

  美國的債越欠越多,在出現比特幣之前,他們只有兩種選擇:1 美元暴貶,美國

  通脹,美國人民生活水平急劇下降,同時更可怕的是,美元喪失世界貨幣地位,美國

  淪為二流國家;2 想出一個辦法來,把中國的外匯儲備洗劫掉,就像當年洗劫日本一

  樣。

  但是很遺憾,這么多年了,美國也沒想出什么招,因為中國的實在是太不象話了

  :政局穩定,經濟持續增長,就是順差;人民幣匯率綁死美元,外匯管制,只進不出

  ;軍事強大,還不惹事。要么美元和人民幣一起死;要么美元繼續流向中國,美國資

  產被中國人買光。

  比特幣的出現,給了美國一個空前的二合一的機會:通過比特幣對美元的大幅升

  值,使用少量比特幣就可以輕松還清美國的全部欠債。

  如果僅僅是這樣就好了,關鍵是,一旦美元大幅貶值,人民幣也就同樣大幅貶值

  ,美國人不僅輕松賴掉了3萬億外債,同時可以用沒有任何使用價值的比特幣買光中

  國的資產。

  所以,比特幣替代美元的可能性是不小的。美國政府整體上對比特幣是持正面態

  度的。比特幣中心開到了美國的金融心臟——華爾街,是一個很好的證明。

  基于以上分析,人民幣的未來很像是坐一趟飛機:要么就平安無事,要么出事了

  就沒命。我們假設這個幾率很小(實際并不小)。理性的解決方案是什么呢?是買保

  險:買一些比特幣放著。如果將來比特幣歸零了,那么飛機平安落地,保險費歸0;

  如果將來比特幣搞大了,飛機不要了,保險費可以換回2架飛機。

  現在中國政府對待比特幣的態度是打壓:打入地下、逐出國門。理由是什么呢

  ?無外乎2點:

  1 怕貪官資金通過比特幣流向國外。

  2 怕比特幣沖擊人民幣的地位。

  這兩個理由,都是鴕鳥思維邏輯。

  對于第一條,效果無非是把比特幣交易打成80年代的美元交易。通過地下交易市

  場,貪官依然可以輕松獲得比特幣。而在打壓比特幣的過程中,動用了央視媒體,反

  而起到了向貪官宣傳比特幣的反面作用。

  對于第二條,我稱為“萬國來朝心態”,比特幣是世界貨幣,你可以不承認它,

  但是另外57億人的選擇你控制不了。如果哪一天比特幣替代了美元,100萬億人民幣

  頃刻間化作冥幣之時,不但老百姓要認比特幣,公務員也要認比特幣,政府作為一個

  虛擬的機構,將被比特幣綁架。

  結論是危言聳聽的:如果繼續打壓比特幣,中國可能會喪失利用比特幣廢除美元

  世界貨幣地位的機會,反倒有可能被美國利用比特幣洗劫改革成果。

  建議是:官方媒體天天請專家大談比特幣理論風險、以歡迎的態度將比特幣納入

  監管、做好比特幣瞬間歸零的應急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