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一個世界級的笑話,慨嘆一個民族性的悲哀》

?

  作者 :實事(請編輯、壇主不要改動本網名)

?

  引言:古有大禹治水,改堵為疏,功蓋華夏。而當今政府治事,尤其對待創新等新生事物,總是重復“強堵,無奈,放開”的老路,“創新驅動的發展戰略”成為一句空話。近日,比特幣從熱炒到央行跟它死磕,官僚的無能和無知,再次展顯在世人眼前。這些人揮霍公權威信,逆創新潮流而動,既是世界的笑話,又是民族的悲哀。

?

  繼央行《關于防范比特幣風險的通知》(下稱《通知》)發出后,央行昨日出第二招“重拳”打壓比特幣,開“研討會”要求第三方支付平臺停止與比特幣交易網站的合作。進一步印證了早前對央行在比特幣政策上的預見:“強堵,無奈,放開”,重復政府長期以來對新生事物的一貫態度。央行出第一招《通知》時,比特幣暴跌40%,出第二招“研討會”時,比特幣再跌15%,但影響明顯降低。社會關系網絡化,社會活動虛擬化,是信息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央行要螳臂擋車,是不自量力。央行再出第三招什么東東(例如“持有比特幣入罪”)之后,那么,央行再也不能對比特幣有任何影響力了,這種自廢武功的蠢事,只有特色的政府機構和官僚才做得出,真是信息蓬勃發展時代的一朵奇皅。

?

?

  廣電當年封殺IPTV,用不到五年就不得不放開。我估計央行對待比特幣,用不了3年,就不得不自認失敗。而且,IPTV被封殺的時候,正是該技術和市場發展最逢勃的時候,中國企業的產品大量出口,廣電封殺的作用,只是打擊了中國制造業的盈利空間,但不可能封得住人們上網看視頻的需求。央行這次更蠢,因為比特幣本身是“黃金”--網絡黃金一類的等價物,更加不可能封殺得住。中國在文革期間,要求所有居民手中的黃金只能以規定價格“上繳”給央行;越南反華和難民潮期間,搜繳所有出境者身上的黃金。但最終只會使黃金在當地更值錢。網絡黃金本身是比特符號,根本上連收繳的可能性都不存在,除了自證央行的愚蠢,不會有第二種可能。比特幣會轉向國外交易市場兌換和使用,中國將喪失在網絡時代對超主權貨幣的影響力,這是央行在作孽。

?

  央行所為,對于國內交易網站,炒幣群體,都是較大的打擊。但對于從事礦機制造、礦場經營、挖礦的群體,基本上沒有什么影響。當然,因為要在國外交易,會增加他們的交易成本,減少一部份利潤。

?

?

  周小川的“努力推動超主權貨幣”,中央的“發展創新驅動戰略”,言尤在耳。但當真正的“超主權貨幣”的餡餅幸運地砸到中國的頭頂上來,當真正的網絡時代發展新趨勢出現在中國大地上時,這些動嘴巴的人都退縮了,出手封殺了,應了中國的成語:葉公好龍!所以只能說:中國落后、墮落的根源在于文化中的痼疾,在封閉、僵化的文化土壤上,沒有辦法開出創新的花朵。

?

  央行的行徑一一暴露了文化性格上的弱點:

?

  1)經驗主義。比特幣是有史以來從沒過的東西,還自稱是“幣”,央行的故紙堆大人怎么樣“銳意創新”,也不敢對它予以包容。中國文化導致的思維模式就是歸納類比,找不到可歸納的前案例、找不到可類比的模仿對象,絕對不敢下正面的評估。

?

  2)山頭主義。“中國式山頭”遭遇了互聯網時代的扁平化剃刀。比特幣為代表的網絡貨幣是所有主權國家發行紙幣的強大挑戰者,不僅侵犯了人民幣的山頭,但更多是削平了美元的山頭,美元具備世界貨幣的身份,(美國)皇帝不急、還說要合法化,反而(中國)太監就打壓了。振振有辭說是"泰國也打壓了",那為什么不說美國、德國、英國、加拿大都逐步把比特幣合法化了呢?東西方思維定式優劣是如此涇渭分明。

?

  3)”唯上”。自命太上皇的央行,遭遇了比特幣草根特性的挑戰,而且是必敗的結局。有刀筆吏撰文暗示比特幣是美國的陰謀,舉例說FBI擁17萬個比特幣為證,但又說這批比特幣是FBI查封扣押而來,這恰恰說明了比特幣的原創跟美國政府無關。

?

  4)封閉、僵化。央行以為在中國就是“我的地盤我作主”,可憐啊,試問互聯網是誰家天下!小小一個中國央行就能封殺得了比特幣乃至所有網絡貨幣?真是井底之蛙,即使在中國境內的個人和企業,也可以“用腳來投票”。移民到網絡,可能連中國海關也沒有辦法吧。

?

  5)自大、傲慢。除了自以為可以對比特幣的活動頤指氣使,央行還秀出要當“中國大媽”的理財顧問,為百姓的錢包防范風險,又是一個可笑之處。正象發改委,發改委說是發展改革委員會,倒頭來它手上的“審批權”成為深化改革發展的最大阻力,三中全會上要它“自我革命”。央行第二招“阻截”比特幣兌換的第三方支付通道,只會使比特幣交易風險增加,匯率風險是市場化風險,風險可以由玩家自擔。但封殺支付通道,勢必讓玩家走“特殊通道”,這是非市場化風險,這種風險是無底洞。央行是在逼良為娼。

?

  不能全怪央行官員們,中國的官僚、文人,都是在傳統文化的毒素中浸泡長大,他們跳不出傳統思維的窠臼。血親宗法,必然導致經驗主義、山頭主義、唯上、封閉、自大的心態;歸納類比的思維模式,必然是往歷史上找答案,主張引經據典,而不善于、也不愿意對未來進行假設和預測,更缺乏對未來進行主動設計的膽魄。

?

?

  由于血親宗法的社會關系,歸納類比的思維定式,歷朝歷代,中國和平時期的文官政治中,絕對沒有“創新”一詞,因循守舊,求安定,是不變的道統。法統(皇朝)數百年就會更迭一次,但壓抑人性的道統卻萬載不變。

?

  “在發展當中求穩定,則發展與穩定兼得”,“在穩定當中求發展,則穩定與發展皆失”。要發展,必須要對未來有合理的假設和預測,對未來作主動的設計。對比特幣的態度,不能從意識形態角度出發,不能從“是否侵犯人民幣權威”的角度出發,不能從“央行是否可控”的角度出發。要從“網絡貨幣是否貨幣發展的未來”的角度出發,要從“超主權貨幣是否應該去中心化”的角度出發,要從“是否符合中國發展利益、世界發展潮流”的角度出發。

?

?

  在央行出招之前,比特幣最大的交易市場在中國,比特幣礦機占70%的產量在中國,中國本可借勢握有未來超主權貨幣的話語權,迂回包抄霸權美元。但央行官員的愚蠢,扼殺了中國的貨幣創新、科技創新、戰略創新機遇。如果說有陰謀論,我寧愿相信央行里潛伏了美元利益的代言人。

?

  即使從貨幣發展史上看,貝幣、刀幣、金幣、銀幣、……占居了貨幣歷史的大部份,紙幣(包括美元、人民幣在內)只不過是一段小插曲,從信用卡、電子匯票開始,貨幣數字化、網絡化趨勢已經抬頭,互聯網時代,更加催生網絡貨幣的出現。在信息社會、網絡社會,必然使用更適應社會需求的貨幣--網絡貨幣,網絡無國界,也要求使用超主權的貨幣。

?

?

  3年之內,央行今天的言論必成為世界嘲笑的談資,但中國大媽、中國企業卻為此而成為填單人、甚至是陪葬者,又是多么大的悲哀。

?

  單純從歷史中找答案,答案總是落伍。從歷史、假設、預測綜合中找答案,才是負責任的大國所為。歷史、假設、預測去理性思考,就是一個演繹推理的過程,是科學,不是玄論,這是皓首窮經的舊式知識份子(說明了就是腐酸文人,現在有一個溢美的詞叫“公知”)做不到的事情。中國的希望在理工科專業出身的群體,尤其是IT從業人員。新中國是“槍桿子里出政權”,即軍人創立了國家。但要建成一個現代文明國家,必須要數理思維培訓出來的人。

?

?

  比特幣等數字化、虛擬化貨幣原生于互聯網,園丁是IT工程師們。曾經有智者告訴我們:現在的世界,是美元霸權的世界,背后是盎格魯-撤克遜和猶太人的聯盟。我相信:明天是網絡貨幣的世界,背后是科學信仰者的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