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EX、火幣、幣安這三大比特幣交易所,占據著加密貨幣交易市場的大部分份額,也是中文客戶最常用的三個交易所。最近,OKEX與火幣動作連連,紛紛與海南建立聯系,而同樣作為頭部交易所的幣安,就顯得有些落寞了,成了三大頭部交易所里混得最差的崽了。

幣安交易所在2017年7月14號上線運營的,創始人為趙長鵬與何一夫婦。得益于中國2017年9月4號的政策,讓只支持幣幣交易的幣安交易所在短時間內成為幣圈的頭部交易所之一。

被驅逐的幣安

雖然幣安的爆紅,但是幣安未曾有一個穩定的立足之地。在國內政策收緊之后,幣安也雖隨從幣圈交易所的大流出海,移師日本。可在2018年3月,幣安在日本駐足三個月之后,日本卻對比幣安下了“逐客令”,同時被日本金融廳警告。2018年9月,幣安再次收到美國紐約州總檢察長辦公室的最后通牒,要求其配合監管調查,否則將被采取刑事措施。但在后期審核中,幣安并未提供相關資料,隨后幣安撤離日本。

在這場“驅逐”的過程里,幣安一直在想出各種方法來規避各種監管。被中國、日本與美國相繼驅逐的幣安,終于在群島國找到了自己的立身之處,在馬耳他、烏干達等地方相繼建立交易所后繼續發展。

幣安七七事件

出海之后的幣安,雖然在曾說放棄國內的市場,其實仍對國內這塊巨大的蛋糕念念不忘,幣安的何一等人仍然活躍在微博,不停地往幣安交易所導流國內用戶。

幣安一邊賺著中國用戶的錢,還一邊傷害著中國的民族感情。在2018年的七七事變紀念日,幣安向日本捐款100萬美元,并且高調公告此事。選擇如此不合時宜的日子,跟日本“獻殷勤”,枉顧中國百姓的感情。令廣大的中國網友們頓時炸鍋,幣安這樣的行為,讓一個曾飽受日本帶來苦難的中國人,起碼在情感上是非常難以接受的。

連續被盜的幣安

幣安的安全性一直被投資者們質疑,作為頭部交易所的幣安,屢屢發生被盜的事件。

在2018年3月,幣安發生了被黑客大規模通過釣魚獲取用戶賬號并試圖盜幣事件;在2018年7月,幣安被黑事件再次上演,幣安被盜上萬個比特幣;在2019年5月,幣安遭到了大規模的系統性攻擊,黑客從幣安的熱錢包中盜取7000個比特幣;在2019年7月,幣安DEX賬戶被人控制,存在里面的資產不翼而飛。在2019年8月,部分幣安用戶KYC資料被黑客盜取,并在telegram群直播。

幣安目前是頭部交易所里安全性最差的一個,屢次被盜之后仍沒有很好的改進其本身的安全性,確實令人擔憂。

幣安合約的抄襲、插針與優化K線

在2018年5月,幣安創始人何一曾表態:比特幣期貨涉嫌非法,幣安不涉足。但是在真香定律里,幣安怎么可能會放過這塊大蛋糕?

在2019年9月,幣安全資收購期貨交易平臺JEX,正式進軍比特幣期貨合約市場。但是在完成收購的兩天之后,幣安期貨合約規則被指涉嫌抄襲BitMEX,后來也被實錘了。

在幣安期貨合約上線幾天之后,因為比特幣價格劇烈波動,幣安的JEX合約平臺出現了大幅的插針,插針價格與正常的價格相距幾千美元,是幣圈有史以來最大的插針數據,同時也有很多幣圈投資者認為幣安是故意“插針”的。

幣安在猛烈的插針之后,使出了欺騙用戶的“大絕招”,修改K線,還美名其曰為“優化K線”。在幣安的K線數據里看不到插針的現象,但是在第三方平臺的數據里幣安期貨平臺的比特幣價格插針數據。在此事持續發酵之后,幣安才公開承認他們修改了自己平臺的K線。

撒謊的幣安被再被錘

在11月22日,幣安被The Block曝光在上海的辦公室被查,并查處約百余位員工。但是幣安官方回應稱幣安在中國上海與北京沒有固定辦公室,所以不可能有警察突擊檢查并關掉辦公室。幣安被查是謠言。

據財經網鏈上財經的報道,幣安離職員工爆料提供的信息,幣安在上海有兩個辦公室,一個位于上海市黃浦區的中海環宇薈,一個位于上海市黃浦區的歌斐中心。

據東方衛視11月25日的報道,因上海摸排整治虛擬幣相關業務,“幣安”駐滬辦關閉。 幣安在上海的辦公室是外包團隊,以客服為主,還有個別技術人員,用幣安投資的BABI財經為名義招聘而來。

撒謊在上海沒有固定辦公室的幣安,再次被人實錘。

掉隊的幣安

在OK集團正式更名歐科集團后,于12月3號入駐三亞創新創業試驗區,并成功登上CCTV1。同日,火幣也加入了一個由國家支持的區塊鏈聯盟,該聯盟有望成為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基礎設施服務提供商之一。而此時的幣安,才嚷嚷著想要擁抱監管。

相比OK與火幣,幣安掉隊的距離有點遠,成了三大頭部交易所里最差的一個,幣安過去的種種事跡注定它成了最差的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