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年,一個叫“甘”的小韭菜,出生在了福建某農村,后隨父母定居上海浦西,成年后,取了個浦東的老婆,跟他老婆說:“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棟房!”于是叫他老婆把浦西的房子低價賣掉,換了一張好點的床作為嫁妝在浦西跟他結婚。

 

    結果他看到浦東房價飆升的時候,果斷的在幾千塊錢每平方的高位,把他浦西的房子也給賣了,緊接著拉了幾個小伙伴就開始創業,房款做為該項目的第一波啟動資金。甘帶著他的老婆出去租房住,并對大家說:“哇哈哈哈!現在房租那么便宜,為什么不租房住呢?一幫傻X,破房子炒到那么高,讓他們去接盤吧!我發現一個擁有巨大潛力的行業,那就是智能手機!待我衣錦還鄉之時,就是我成功之日!同時給他們這個擁有偉大理想的組織取了特別有抱負的名字叫甘帝國。”

 

       2007他把這一年稱之為甘帝國的元年,國號為“發”,定都上海,把自己稱為甘布斯。于是他召集了小伙伴們,說:“智能手機在將來必定大有可為,你們看看這些年中國的房價,你們看看這些年的物價,你連吃個早餐都漲了多少倍?有沒有?你們自己算算!智能手機這個行業是我絕對看好的!將來必將風靡全球,必將大有可為!所以,10年后,在座的各位不是億萬富豪也會是千萬富翁!于是,他們興高采烈的屯起了當時最貴的智能手機,打算10年后賣掉大賺一筆.....同年,他又想起了那個啥雞蛋理論,覺得應該像馬云一樣不能只做阿里巴巴,也應該投資個淘寶,于是他又把大筆資金又投入的中國股市。
 
       2010年,甘因負債累累而前往國外做餐飲還債,一天,有一個歪果仁屌絲因身上沒有帶錢,跟他說,今天我忘帶錢了,我從筆記本電腦里面給你轉些比特幣吧,于是教他在收銀電腦里下載了一個錢包,轉了一大堆比特幣給他,當時他作為店老板,看著只有兩個披薩的錢,對方又是常客,所以沒好意思發難。后來員工問他為什么黑了一天的時候,他才說:“我去年買了個啥,哎,運氣真是背,雖然沒幾個錢,但是這一大堆比特幣有個毛用!數字垃圾!白給我100000個我都不要!真倒霉!”于是他不久之后以10個披薩的價格轉手賣給了另一個歪果仁屌絲技術宅,心想這些年學的逆向投資的知識果然沒白學!又大賺了一筆!哇哈哈哈!我阿甘東山再起的日子指日可待!
 
       2013年,他帶著那顆遺憾的心,離開了經營幾年的披薩店,離開了那個終日讓他傷心的地方,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祖國的懷抱。甘心里仍不斷的在后悔中暗罵,真想不到這東西竟然能漲到200塊錢一個!真是瘋了!看著比特幣也許會有前途,于是把以前欠下的債務全部還完后,不久,他就把所有的資金在高價位的時候都買進了比特幣,然后命運又給他開了一次玩笑,隨即而來的央媽五部委的風險提示讓他想起了以前就是不注重風險,把房子賣了去屯手機,才開啟這倒霉的人生,再屯這個東西的話...這次再入坑就完蛋了,于是初入幣圈的他又忍痛把比特幣在低位給割肉了...
 
       2014年,他突然有一天又想想不對,當初被他幾千塊一個平方賣掉的房子,現在幾萬塊的單價都已經買不到了,他又看準時機低價抄底大量的比特幣,決心在幣圈王者歸來,手握大量比特幣的他,為了降低風險,為了可以隨時套現離場,也不忘貫徹經營之神小李子(李嘉誠)的穩定中不忘發展,發展中不忘穩定的經營理念,他把所有的幣都放在了當時全球最大的交易所:MT.Gox

 

       2015年,MT.Gox跑路之后,整天酗酒的阿甘在睡意朦朧中,聽到有一個傳聞,李老師說:烤貓的股票,幾個比特幣以下隨便買!于是,他又決定復出幣圈,緊接著烤貓跑路...

 

       2016年,甘又化悲痛為力量,拿出了所有剩下的家當,決定在ICO市場翻盤,他積勞成疾的妻子終于受不了了,暈倒后被送進醫院搶救,醒來時,甘看到病床上的妻子,看著那已經失去了健康的笑容,依然還是那么溫婉可人,在醫生下了病危通知書后,仍讓他不要為自己擔心,甘一股愧疚的感覺涌上心頭,頓時羞愧難當,一時間哭成淚人。
 
    不久后,年輕的妻子提前撒手人世,彌留之際,她含著淚水對甘說:“其實,我這一生...并不后悔和你在一起,但你總得做些正確的事...”甘握著那的滿是針孔的手,不停的在哭泣,完全說不出話來。在互相的凝視中,她逐漸的停止了心跳,看著妻子悄然離去,這一小段時間,對于甘來說,卻無比的漫長和痛苦,他再也看不到那熟悉而清澈的眼眸對他微笑,再也聽不到那幾乎永遠都非常溫柔和賢惠的妻子,在他遭受巨大的挫折和打擊的時候,輕聲在他耳邊說:“別怕,還有我呢。”堅強的阿甘以前面對過無數次的困境,他都能很快的振作起來,但從來都沒有讓甘感覺到這般無助和痛苦,對于未來,他從未感受過如此的黑暗和絕望,他不知道為什么,他從未放棄過努力,也從來沒干過壞事,但上帝卻給了他這樣的命運。
 
    妻子離開后,甘在極度的悲痛中不停的反思自己悲劇的一生,他不明白為什么自己會一錯再錯,不停的犯錯呢,到底要怎么樣才能做對一次。最后,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是妻子說的“總得做些正確的事”,肯定是自己以前老是想著賺大錢,成天幻想著一幣一嫩模之類私自私利的想法,缺乏一個正確、積極、陽光的信仰和人生態度。后來,他把所有ICO的資金全部變現,全部投入到了他妻子生前興趣非常濃厚,并且一直看好的人工智能領域,于是,他決定后半生要付出自己一切努力去改變人類,造福世界。不久后,ICO禁令的到來和山寨幣們的各種瀑布跌,證明了這是他這一生,除了娶到那個妻子以外的第二個正確的選擇。
 
    一天,甘找到了兩個非常優秀的青年作小伙伴,一個是小宋,一個是小汪,一起來搞了個與人工智能相關的區塊鏈項目,在項目命名這個問題上,他找到小宋說:“小宋啊,你看我們這個人工智能的項目雖好,但是總不能叫人工智能鏈,或者人工智能幣吧?在幣圈里這種那么俗氣的名字,顯得太low了,我們一定要跟那些打一槍換個地方的傳銷團隊區分開來,應該像蘋果那樣,弄個簡單、高端、大氣、上檔次,大家也很常見的名字,所以我覺得叫金鏈很不錯,代幣就叫金幣,但是小汪說太俗了,也太高調,她說就算叫鐵鏈也不能叫金鏈呀!你說,咋整嘛,我們肯定要有個賣萌、嘟嘴、剪刀手、可愛、鄉村非主流的名字嘛,你給叔整一個”
 
    小宋無奈的回道:“那容易,金鏈不行,鐵鏈不行,就折中嘛!”

 

    甘:“總不能叫銀鏈把!襯托不出我這種土豪的胳膊粗鏈子的那種豪氣!”

 

    小宋無奈的回道:“可以叫鉑鏈嘛,也有個金字旁,沒有金鏈那么騷氣,也沒有鐵鏈那么低端。”

 

    甘:“哎呀?還是喝過幾年洋墨水的年輕人給力,對漢字的理解果然跟一般人不一樣,文化人就是文化人,好!就叫鉑鏈了!”

 

    后來,他由于啥都不會,只會數錢,所以阿甘只能作為隱形創始人在臺后默默的付出,偶爾到鉑鏈文案組打打雜。
 
       2018年,鉑鏈主網正式上線,開啟人類發展AI技術的狂飆史。
 
       2020年,眾多AI公司的AI模型在BOTTOS上實現了快速迭代,一個利于AI成長的良好經濟生態逐漸成型,同年,鉑鏈文案組莊嚴,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
 
    2020年,拔草和小霍子的作品實在太優秀,所以讓主辦方非常為難,所以這年,他們并列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
 
       2022年,BOTTOS成為全球最大的最優質的IPDB,大量的AI公司在這里都能高效的找到他們所需要的高質量數據。
 
       2023年,幾乎所有的AI都已在BOTTOS上實現共享,大多數的AI系統都已能在主流的硬件設備上共享使用,再次加速了全民發展AI的腳步。
 
       2024年,全球的虛擬知識產權IP登記大部分都已在BOTTOS上進行,鉑幣價格再次開始暴漲,甘成為全球首富。
 
       2027年,一個計算機天才工程師kimi君加入了BOTTOS,制定了為期十年的“夏娃計劃”,得到集團所有人的支持,成立了“新AI引擎實驗室”來專注這項工作。
 
       2032年,經營之神伊麗莎白-蘿加入BOTTOS,運營兩年后,鉑鏈的錢包應用“鉑寶寶”取代支付寶和微信成為全球第一大支付系統。
 
       2035年,股神巴菲鈞加盟BOTTOS,引發鉑幣再次暴漲,年末,全球最大的房地產大亨羅成也加入了BOTTOS,鉑幣繼續不斷暴漲。
 
       2038年,BOTTOS集團旗下一個分公司下屬子公司的附屬單位下的一個小部門里的項目小組“鉑樂樂”,收購了萬噠集團的所有娛樂產業,成為在全球娛樂版塊里首屈一指的上市企業。
 
    人生開掛了的阿甘,以成功人士的身份到處發表各種言論,大家都將他奉若神明,粉絲們把他的話都整理成了一本叫《阿甘語錄》的小冊子天天背在身上,白天像和尚念經一樣喃喃著,洗澡的時候用防水袋包著掛在淋浴器上,晚上又抱著睡覺,里面主要內容有:我相信,我這樣的人都可以成功,你們大多數年輕人肯定也能成功;對于很多創業者來說,今天很殘酷,明天更殘酷,后天太恐怖,大后天就已經是煉獄了,大大后天的凌晨,才是黎明,重點是善于總結、學習、改變和進步,而不是抱怨、固執和麻木生活;我人生中最大的錯誤,就是創建了鉑鏈,我明明只是想做點小生意而已,哎呀,后悔死了;我訪問全球的國家,跟全世界領導人握手,不是為了拍照,而是為了5年、10年后人工智能在全球范圍內的發展;我對錢一點興趣都沒有,我最快樂的時候是我以前一個月沒錢拿的時候;我經常對年輕人說,要先定個小目標,就比如說,我們鉑寶網今晚先賺他十億美金.....
 
    此時,既是商業巨子又是政壇明星的阿甘幾乎每天都飛在空中,穿梭在世界各國的政治中心和頂級富豪之間忙得不可開交,全球的關系網已經讓他沒有任何一個會議、機密機構和軍事基地是他想去而不能去的了。
 
    一天,他接受CNM國際電臺的邀請去做節目,主持人問他:“作為當今全球首富的您,在年輕的時候肯定像其他富豪一樣,擁有著與眾不同的創業經歷,您能給大家分享一下成功心得嗎?”
 
    甘微笑著說:“哈哈哈!還真是與眾不同,其實我年輕的時候是非常慘的啦,那時我和我老婆一天打...份工...還債...最后..”甘突然哽咽著說不出話來,停頓了良久,眼神里失去了那種成功人士的自信,黯然的樣子讓其他嘉賓有點不知所措,主持人剛想把話題引開來化解尷尬,甘突然繼續道:“要選擇正確的事,要做個持久的男人,要有擔當,別太固執,要勇于改變,心中要有正確的信仰...就這些...
 
    甘以身體不適為由提早結束了那次節目的錄制,在電視臺門口,甘扔掉了那輛價值十幾億的豪車鑰匙,騎著共享單車回到了他位于188層頂樓的豪宅,恰巧在門口碰到了來找他玩的好基友莊嚴,壓抑不住心中情緒的甘頓時崩潰,一頭就栽進他懷里痛哭起來,一邊哭一邊獨自嚷嚷著:“哇...我不要,我不要啊,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這些權利、地位、財富我都不要,我就要妳回來啊....我可以和妳在農村里住群租房,我可以和你一起騎腳踏車上班,我可以...嗚嗚嗚...為什么要這樣對我啊,哇....”被嚇傻的莊嚴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對面這哭得像個孩子的世界首富,他一臉茫然,以前事業上遇到再大的困難和威脅,也從未見過啊甘慫過一丁半點,更別說會哭,而且哭成這個樣子。
 
    后來莊嚴才從他的述說中,了解到曾經貧窮且執拗的甘和那個溫柔賢惠的妻子,他一直懊悔著都是自己當初的執拗害了自己,也害了她,如今他獲得了當初所想要的一切,卻失去了最珍貴的東西,而現在他卻又想要用這一切把它換回來,雖然他很清楚的知道這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時間無法倒流,心中那份對愛人的無比愧疚和遺憾,將永遠陪伴著他度過余生。
 
    自從那次采訪之后,甘突然就從全世界的媒體頭條和各種國際電視臺里,那新聞聯播般的出鏡率中消失了,他每天都滿懷心事的樣子待在家里,每天晚上都會出現在kimi君的新AI引擎實驗室里詢問項目的開發進展。